谢尔兹镇码头。

‘啪嗒’,

班森从船上跳了下来,拉了拉身上的白色长袖外套,冲着还在船上往海里放船锚的迪莉娅问道,“迪莉娅,这就是谢尔兹镇吗”。

“嗯,是的,按照海图上的标记,就是这里了!”迪莉娅将船锚放下水,拍了拍手,也从船上跳了下来。

‘啪嗒’,

迪莉娅走到班森身边,回头看了看海贼船,“真的不要紧吗?德利大叔一个人留在船上?”

“——啊?”班森有些一伙的看着迪莉娅,然后说道,“德利大叔不是说自己的准备的新型药剂已经快做好了吗,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我们出发”。

“可是这里离海军基地很近啊!要是被基地海军发现,只有德利大叔一人的话,还是很让人担心呢!”迪莉娅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也是啊”,班森想了想,绝得迪莉娅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我就不陪你去海军基地了!”看到班森也认同自己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迪莉娅提议道,“我就在这附近的大街上,采买好船上的补给。同时也能照看海贼船。”

“哈哈,可以啊!就这样吧!”班森高兴地点点头,就要冲着海军基地跑去,不过却被迪莉娅喊住了。

“班森,你这家伙自己一个人去真的行吗?总是感觉很不让人放心!”迪莉娅满脸怀疑的看着班森,想到对方的那让人一阵无语的性格,真是一阵头痛。

“喂,迪莉娅,这样说身为船长的我真是太伤心了”,班森很是不忿对方竟然对自己不放心,真是岂有此理,“怎么说我也是一船的首领,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放心吧!”

随意的摆了摆手,班森没等迪莉娅再说话,立刻一溜烟儿的跑没影了。

迪莉娅望着眨眼间消失的班森,无语的拍了拍额头,摇了摇头,向着街边的水果摊走去。

班森一路飞奔,很快就停在了海军基地的围墙之外。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班森扭头四处看了看,口中轻声喃喃道:“好高啊,那就来试试吧”。

‘唰’

微微屈膝,班森轻轻一跃,直接跃起跳到了半空中。

“在哪呢,索隆那家伙,”伸手扒上了围墙,班森抬头向着四周望去,突然,眼前一亮,“找到了!”

“月步”。

当远远看到被绑在十字木桩上的,一身绿色标志的索隆后,班森直接小心的从空中直接跑了过去。

‘啵——’

‘啵——’

‘啪嗒——’

“哎呀”。

在空中小跑两步,班森不熟练的月步也是让自己直接栽倒在了索隆面前,

“嗯,什么东西”,当班森跳到基地围墙上时,索隆就已经发现了对方的到来。

不过,班森接下来在空中的跑动,却大大震惊了索隆。

“OK,你好啊”,班森站在索隆面前,看到索隆仿佛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于是举起手率先打了个招呼。

“你这家伙”,索隆仍然一脸震惊,忍不住大声说道,“到底是什么怪物啊?竟然能在空中跑动!”

“啊,你说刚刚那个吗?”看到索隆一脸被惊讶到的样子,班森顿时感觉心情很不错,笑着道:“那个啊,是海军的秘术海军六式之一的月步”。

“月步,那时什么东西”,索隆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口中接着说道,“我只是听过大海的秘宝,恶魔果实”。

“啊,是吗,原来索隆也知道恶魔果实啊”班森点点头,接着道,“在伟大航路,有着各种千奇百怪的能力者,有很多家伙,一个个强得像怪物一样”。

“伟大航路吗,那个家伙所在的地方吗”,索隆听到班森提及伟大航路,像是想到了什么,口中喃喃自语道。

“喂,索隆,我可是听说了呢,你这家伙实力很强吧!来做我的伙伴吧”,班森一脸兴奋的盯着索隆,开口邀请道。

“伙伴”。索隆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我是恶魔海贼团的船长马尔萨斯.班森,将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班森一脸自豪的说道,然后又热切的望着索隆,“怎么样,要不要来我的船上,助我成为海贼王”。

“不要,我拒绝”。不出班森所料,一听到出海当海贼,索隆连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我对当海上的混蛋可没兴趣!我有自己一定要完成的事情”。

“海上的混蛋,喂喂,你这家伙,说话也太难听了吧!”被称作恶棍,班森很是不爽的大声反驳道,“比起‘披着人皮的魔鬼’,你的名声也好不到哪去吧!”

“只要能够不断变强,就算被称作‘魔鬼’也在所不惜!”索隆一脸深沉的自语道,然后又冲着班森说,“你还是趁早死心吧,我是绝对不会答应出海当海贼的”。

“你这家伙,稍微搞清楚状况吧,现在可是你被绑在这里,只要你答应加入我的话,我就可以帮你解开身上的绳子,放了你哦”。眼见索隆一副铁了心的模样,班森转而开始勾引的说道。

“谁要你救了!”索隆大吼了一声,接着说道,“只要我在这里活足一个月,就能被释放了!我才不需要你救呢”。

“一个月,就这样活足一个月”。班森大声说道,一脸的不相信,“别开玩笑了,谁能这样活到一个月啊”。

“我绝对可以活到一个月!因为”,说着,索隆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笑容,“我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啊”。

“是吗,不吃不喝,难道就靠你的绿色的‘绿藻头’进行光合作用”,班森坏笑着说道,“不过,好像还是有些不够呢,用不用我帮你浇浇水呢”。

“你说什么,混蛋家伙,”果然,一听到‘绿藻头’三个字,索隆脸色立马黑了下来,双眼喷火的怒视着班森那,在自己看来格外刺眼的笑脸,尖牙咆哮道,“你这混蛋,我一定要砍了你!”

“哈哈哈,不要生气嘛!不过看你独自呆在这里太无聊,开个玩笑罢了!”班森连连摆手,笑嘻嘻的说道。果然,这种随意调侃索隆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