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电视上头那位传奇一般幸运的宠儿生平过往,黄保姗这会儿正在百货公司大楼做着清洁的业务,她的儿子已经人到中年,可这会儿过得却极为痛苦,普通的生活与养家糊口成为了压在他肩头上的一根重担,与每一个普通人到中年男人一样,他都在为生活奔波着。

他没有继承他父亲的俊朗外表,同样也没有得到他天之骄子一般的出身,黄保姗早年一直想维持自己的爱情,可到底梦想输给了现实,她到中年之后,儿子要读书时,她一个没有文凭没有好出身,更没有好容貌的女人终于没能支撑得下去,依旧嫁给了一个早年丧偶但独自带着儿子的男人。

生活算不得十分美满,只能说跟天底下大部分的妇人都相同罢了,可黄保姗心中的不甘与遗憾到底成为了她心上的一根刺,每每想到当年那样美丽年纪的自己,最后却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电视中的那位公主生平还在播放着,黄保姗想到自己当年看到的那个笑意盈盈的少女,再想到当年自己的那段偷来的爱情,又看到她丰富多彩的人生,再想到自己,跟她一样的年纪,可却为了能让儿子日子好过一些,可以多给他一些补贴,一把年纪了,还在商场打扫卫生,看人的脸色。

因她当年早孕生子,所以学业很差,也没有文凭,后来处处吃亏,她梦想中的那种爱情不止实现不了,后来的生活更是贫困又低下,连父母都真正的放弃了她,这一生她真的是毁了。

同一时间,早已经移居国外几十年的墨成樘这会儿已经一把年纪了,他已经病得不行了,几十年前为了墨家他继娶了当地富商的女儿之后,一直就活在妻子的阴影之下,他的妻子是个强势而又霸道的人,因墨家要依靠自己妻子娘家的原因,他一直被自己的妻子看不起,成为了当地有名的妻管严,这么鳖屈的过了一生。

直到快闭眼前,他仿佛想到了多年前,自己意气风发的时候,有一个温柔而乖巧的未婚妻,虽说那个未婚妻身体不好,可她柔顺又听话,百家的财势比起自己现在的妻子娘家来说,不知好了多少倍,本来他应该是百家的驸马爷,从此名车豪宅,美人在怀风光的过一生,而不该是此时多年心病积在胸中成为自己的催命符。

什么时候,他丢了那个本该在自己记忆中早就已经形象淡薄的少女,还丢了百家那诺大的家业?在种种遗憾中,墨成樘想起了当年的种种,闭上了眼睛。

漆黑的星空中,百合在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就已经回到了这个空间里,死亡的滋味儿好像还绕在她喉间,让她有些出不过气来。

其实已经死过两次了,照理来说这种感觉不该陌生才是,可因为在剧情中活的时间太长了,这次一死让她又品尝到了死亡的滋味儿。

“这次任务原本完成的不错,不过因为你中间讨要过一次药丸,所以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已经隔了好几十年没有听过的声音又在百合耳朵边响了起来,活的时间太长了,百合整理了心情之后才应了一声。

“是的,请说。”对于这样的结果百合心中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因此丝毫都没有感到意外。

那道声音对于她的识相很是满意,空间中星光一阵扭曲之后,将满天的星斗组合在了一起,形成一盏似灯般的光环,将整个空间都照亮了一些。

原本以往出现百合资料的地方突然间如同水面被投入了东西般,涟漪过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旁边。那是一个年约二十五岁身材高大,穿着锦袍头戴玉冠,面貌十分俊美冰冷的年轻男人,他突然的出现让百合吃了一惊,好半晌才冷静下来。

“你做得不错,我可以破例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这次给你的奖励加倍,但原本不该你这次做的任务,我会让你提前进入。”他一张极薄的唇抿了抿,下巴尖细使得他容貌越发俊秀的同时,却更显出他这个人脸庞的冰冷。“而另一个则是原本给你预备的任务不变,可奖励则是取消。”

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百合不知道自己的任务失败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她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问道:“我可以问一下,如果我的任务失败了,会有什么样的这惩罚吗?”

那玉冠锦袍,面容冰冷的年轻男人一双细长锐利的眼睛落在了百合脸上,那极薄的嘴唇动了动:“失败的机会我只会给你一次,如果这一次失败,奖励不止没有,而且下一次失败的机会也不再有。”

百合心头一紧,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声音却有些发涩:“那如果我不要这次的奖励,而直接进行下一次原本该我的任务呢?”虽说这会儿已经没有了实体,可是多年为人的经历还是让她感觉自己掌心中像是沁出了一层汗水。

“那么,下一次任务失败就是你最后一次任务生活。”得到了意料中的答案,百合心中吃了一惊的同时,又觉得有些苦涩,这种死了之后还能保持存活的方式不知有多少人愿意被眼前这个男人选中进行所谓的任务,他应该根本不愁没有人选,也不知是不是他口中之前所说的自己的识相让他满意才和自己说了这么多。

事实上百合根本没有所谓的选择权,进行一次艰难的任务就能多一次失败的机会,若是成功了,则相当于给自己多挣些保命的手段,失败之后不过也是跟现在一样根本没有损失。

“我要进行提前进入的任务。”她这次没有再犹豫,那个面容冰冷的俊美男人听到这话时,深深的注视了她一眼,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语气却缓和了许多:

“你真的很聪明,希望你把握机会,不要失败了。”他用平淡冰冷没有起伏的音调说着这样的话,让百合不由苦笑了两声。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