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

「这么丰腴圆润的胴体,我真是好享受啊」东方宇稍使了点力搓揉,刘思静就发出荡人心弦的欢叫声,东方宇舒服地吻着她的红樱桃,她圣洁无暇的娇躯玉体,只觉脑中微感晕眩,热血沸腾。

东方宇坚挺的龙枪在刘思静湿滑的蜜壶中越插越快,她已经忍不住高声叫出来,「宇宇哥哥啊你插得我插得我好舒服啊小穴小穴满满的好好舒服啊宇哥哥啊做你的女人真好啊」

伴着一声龙吟之声,东方宇的身下的小龙怒吼着,将精华射入刘思静的身体深处,过了一会儿,妈妈东方芸和小姨东方雪幽幽醒来。

「宇哥哥儿子你好偏心哦射给雪儿妹妹都不射给我是不是因为雪儿妹妹叫得更浪一些呀」妈妈东方芸娇羞的嗔道。

「呵呵,可能是哦色狼宇哥哥还想要让我们给他生个女儿继续和他做呢」刘思静也在一旁娇羞的道。

「好哇你们两个,竟敢说我,看我不收拾你们」小姨东方雪说着便与刘思静和妈妈东方芸扭成一团,一时间春色无边。

三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地又过了几天,算算明天就是东方宇讲道的日子了,于是他便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静宇宮,闪身到了凶兽岛。

这时由于来到蓬莱岛周围的修者众多,使得周围的岛上都是挤满了修者,唯独凶兽岛上是人烟稀少,不得不说凶兽岛的残酷。

当初凶兽岛出现的时候,众修者们都向凶兽岛鱼贯而入,但是进入凶兽岛后面临的不是满地的法宝,而是无情的屠杀,岛上的异兽修为远远高于一般的修者,甚至连鸿钧和扬眉这等修行极快,已经达到太乙玄仙后期的修者都是重伤退出凶兽岛。

现在凶兽岛上已经只剩下有限的几十人,或许这此讲完道后他们会再次进入吧,这时,东方宇找到了鳌飞,来到他面前。

「嗯,很好,进步速度不算太慢,已经有太乙玄仙中期的修为了,好了,和我走吧,明日就是我再次讲道之日了。」

东方宇说完便带着鳌飞离开了凶兽岛,来到蓬莱旁的一个面积不到三千亿平方公里的小岛,对他说道:「今日起,这个岛更名为逍遥岛,作为你的居住之所,以后有人来找我都会来此处。」说完东方宇挥一挥手,便将蓬莱岛上的逍遥宫搬到了逍遥岛上。

「你若以后有事情,可在逍遥宫中对我的雕像说即可。」东方宇说完便不理鳌飞的反映,直接回到了蓬莱岛。

第二日,蓬莱岛外,万仙齐聚,东方宇闪身到了蓬莱岛外,看着周围数万亿修者说道:「吾,鸿蒙太上行者古月上人,今日在此进行第二次讲道,望各位道友遵守听道时规矩。」说罢后,他便开始讲起道来:「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无名之朴,夫亦将无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其致之,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贵高将恐蹶。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称孤、寡、不谷。此非以贱为本邪非乎故致数舆无舆,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纇,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方无隅,大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6页 / 共8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