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红袍守望之俗”兄的捧场,书上传不到二十四小时,捧场就有府丞出来了,以及到有这么多老朋友在热情支持,更俗心里真是开心,写书的动力也是十足)

沈淮的左肩擦伤还没有好,无法用力,但右拳连着五六下、拳拳见肉的将周大嘴打倒在地,连着又用脚踹,等葛永秋、赵东等人回过神来,才有人将他拦腰抱住、拖开……

“胡闹!沈秘书,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当成流氓斗殴的地方?市政府的脸都给丢尽了!”

葛永秋阴沉着脸,走进市钢厂生产安全处的办公室里,手“砰砰”的拍着办公桌,厉声喝斥沈淮。,8

葛永秋是市钢厂出去的,又经常跟着市长高天河到市钢厂来视察,生产安全处的老员工,都认得他,不过他们大多数人,现在还搞不清楚情况:

冲进来殴打周大嘴的这个年轻人,是跟葛永秋一起过来的市政府秘书?

有人来要打电话通知保安来抓人,这时也悄悄的把电话搁下来。

作为总师办生技科的科长,陈铭德副市长带队视察市钢厂时,赵东也在接待人员之列,坠亡事故发生时在现场,所以认得在坠亡事故中受轻伤的沈淮。

周大嘴颠倒黑白,将坠亡事故的责任都推到孙海文个人头上,还想借此赖掉应该给孙海文妹妹的赔偿金,赵东为此也快气炸了,恨不得要跟周大嘴干一架,但没想到陈铭德副市长的秘书沈淮突然出现,发飚将周大嘴痛殴了一顿……

赵东一开始也蒙了,待惊醒过来,都觉得周大嘴给打得有些冤,下意识也是与其他在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一起将沈淮拦腰死死抱住。

转眼间,赵东又后悔了,怎么也应该着周大嘴再给狠狠的踹两脚,才叫痛快。

沈淮给赵东拦腰抱住,又叫葛永秋连声厉喝,也冷静下来了。

到站在门口的小黎似乎也给吓着,沈淮才想到刚才一言不发的闯进来,连着几拳将周大嘴打倒在地,又换脚踹,是有些疯狂。

说到底,也是这几天情绪压抑得厉害,而昨天到现在,一直都在为小黎能不能为他的“意外离世”撑过去而担忧。

当到小黎给粗暴的推出来,衣袖给划破、手臂给划出血痕,对沈淮来说,就仿佛火星蹦进沸腾的油窝里,就算自控能力再强,想要克制住不爆发都没有可能。

“你松开手;再打这孙子,我都嫌手脏!”

沈淮语气恢复冷静的让赵东松开手,不过还是有其他安全处的员工挡在他与周大嘴之间;他这时才到堂嫂陈丹站在办公室里,想来是陪小黎一起过来的。

不过,眼下不是接着去打周大嘴,而是要应付葛永秋。

虽说两人都跟着各自的老板,但那是不能摆到台面上的潜规则。

葛永秋毕竟是市政府秘书长,是市政府的大管家,是市政府办所有人员的直接领导……

沈淮当着葛永秋的面,在市钢厂生产安全处的办公室里,突然发飚将他的小舅子、将市钢厂的中层干部痛殴了一顿,这事即使是葛永秋想息事宁人,都没有可能。

既然不能息事宁人,那气场上就不能弱了。

沈淮摸着隐隐作疼的右手,心想这身体的体力真差,再那么几下,都有些喘气了,拳头也软,真是一个给酒色淘空身体的公子哥啊;不像以前的身体,在车间里锻炼过,几百斤的小钢锭,也能搭手,跟普通工人搬上半天不觉得累。

沈淮没有理会葛永秋的喝斥,而是阴着脸走进办公室。

就在靠门的办公桌上,放着几份文件,封面打印着“东华市第一钢铁厂.连铸车间坠亡事故调查报告”的字样。

沈淮心想大概刚才周大嘴就是坐在这张办公桌后,跟赵东、小黎以及堂嫂陈丹谈事故赔偿金的事情。

沈淮把这几份文件拿起来,随手翻了几页,报告里的内容,与刚才他与葛永秋站在门外听到的说辞一样。

“哼!”沈淮冷哼一声,拿着报告,气愤不平的抽着办公桌,说道:“坠亡事故,我与陈市长都亲身经历、亲眼目睹就算如此,市钢厂还是拿出这样的事故调查报告来,是想糊弄葛秘书长、糊弄陈市长,还是糊弄市委市政府?”

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大帽子先扣出去,总不会错,沈淮着报告打印有好几份,将其中一份递向葛永秋:“葛秘书长,你能接受这样的调查结论?”

葛永秋鼻子都快气歪了,他喝问沈淮为什么打人,沈淮却反过来质问接不接受这样的事故调查结论。

葛永秋的脸阴出水来,脸上的那几白麻子也一跳一跳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