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改运的代价

婴儿的哭声一浪接着一浪,哭的两人手足无措,心都像被揪住。

岳晴晴见两人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只能。

看着婴儿努力伸手的样子,岳建南为难地盯胖乎乎的小爪子,“这丫头……不会是想让我抱吧。”

回应他的是岳晴晴更为响亮的哭声。

以她现在的修为,不碰到事主根本不可能改运。

林春菊也没办法了,“你抱着试试看。”

岳建南手忙脚乱地接过岳晴晴。

他抱孩子的姿势一点也不规范,可婴儿竟然真的不哭了。

两人刚松一口气,就见岳晴晴猛地揪住岳建南衣领前的扣子。

啪一声。

岳建南衣领最前端的扣子应声而落。

“娘哎,这孩子的力气咋这么大呢。”

岳建南总共也没几身好衣裳,心疼地眼睛都红了。

林春菊没好气道:“听说刚出生的娃是会抓着东西不放,就一粒扣子,等晚上回来给你补。不是要去地里?别耽误时间了。”

岳建南被亲娘推出门,岳晴晴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上的雾气渐渐散开,转为浅金色。

总算成了!

林春菊担心岳晴晴把扣子吞下去,刚准备想办法拿出来,就见岳晴晴摊开了手。

那粒扣子安安静静地躺在女娃掌心,几乎占了她小半个手掌。

林春菊自己养了几个孩子,自然知道小婴儿早些时候抓住东西是不会撒手的。

岳晴晴这种表现简直可以用诡异来形容。

林春菊盯着岳晴晴看了会,发现这婴儿困得厉害,嘴里不自觉地开始吐奶泡泡。

“还小呢。”

林春菊觉得自己多心了,抱着岳晴晴转了两圈后又放回王晓妮房里。

家里一片静谧,谁也没发现岳晴晴悄咪咪地睁开了眼。

累,太累了。

上一世她为什么一直停在炼气期,因为改运需要花费的代价太大。

耗费修为,更沾惹因果。

这一次她也做好了灵气散尽的准备。

毕竟岳家人待她好,师傅说过,无论做人还是成仙,最要紧的就是知恩图报。

没想到她运功顺着经脉运转一圈后,却发现只是体内暂存的灵气被耗尽。

所以精力瞬间萎靡,境界却没有跌落回底。

半晌后岳晴晴才想明白关键。

她是异世之魂,因果也应当留在原来的世界,现在来了这个不知名的世界,曾经的因果自然也被斩断。

岳晴晴想到这里忍不住瞪大了眼。

这岂不是说明她现在不受天道法则管控,可以随意帮人改运?

岳建南到晚饭时还没回来。

昨天的兔子已经做成红烧口味被摆在桌上,却没有一个人有胃口。

林春菊焦急地等在门口,一遍遍地问岳建东和岳建西两兄弟。

“他真没去地里?”

“你们回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他,问过人没有?”

两人已经出去找了一圈,却连个影子也没见到。

家里一时安静无言,落根针都能听见。

就连岳杏儿都察觉到不对劲,坐在椅子上噤若寒蝉。

“是建南吗?娘,建南回来了!”

门口一瘸一拐的影子不是他又是谁?

岳建南抬脚还没进到屋里,就被林春菊拿着笤帚疙瘩狠狠打在身上。

“我让你说谎!我让你贪玩!我让你不回家!”

岳建南连满屋子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抱着头惨叫。

“娘,别打啦,我今天差点就死了!”

岳建南欲哭无泪,从怀里掏出一个被草绳扎起来的宽叶包,“还好我命大,带回了这个。”

所有人打量着岳建南。

这小子身上的衣服被挂得破破烂烂,裤子上满是泥土,胳膊上还有血痕,真是凄惨的难以用言语形容。

他颤抖着手,打开一层又一层的叶子,露出黄白色形若萝卜,满是根须的植物。

“娘,这是您说过的人参吗?”

人参!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一页 下一页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82258.html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