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的书中讲《卧虎藏龙》那一篇专门写了杨紫琼,很动人,摘录几段:

在演戏方面,她是我见过的一个特例。从影多年,可是没演过什么好戏(注:指的的是1999年拍《卧虎藏龙》之前),所以都已经是大明星了,可是还有那份纯真在。以往拍打戏不讲究演戏,所以这次对她是蛮新鲜的。也因此在演戏上,她有如孩童般的纯真、好奇。我觉得,她一辈子好像就为了等待俞秀莲这个角色。

奇怪的是,抽象的解说对她倒很有效。通常演员越直接越具体越少说越好,想得太多反而表现不出来。她不太一样。如果前一天我跟她讲一些抽象的、感性的东西,第二天,不但入戏,而且很让人感动,她就吃这一套。

这部片子里,她和李慕白的角色都有一种“少年子弟江湖老”的味道。我觉得她呈现出另一种美感,不是漂亮,但很动人。从演007《明日帝国》到《卧虎藏龙》,也有段时间了。她为了这个角色付出很多,清装戏的造型头发必须往上梳,但头发一梳上去就显年纪。

演员,尤其是明星,牺牲是为戏好,博取观众同情。她有明星的压力、语言的压力、年纪的压力,演出的第二个礼拜,腿筋又断了,最大的长处没了。赴美就医一回来不久,就拍窑洞里与李慕白的诀别戏,自然百感交集,压抑太久了,好可怜。她坐在木盒上抱着垂死的李慕白,膝不能弯,绑在架子上,直直高高的,又肿,只能拍脸部近景。周润发身后有根柱子撑着,假装让她抱着,伤的脚摆在旁边椅子上,就这样演戏。她那个哭不是假哭,是真的肝肠寸断。我看演员多年,他们干什么,真、假,我都清楚。我晓得她哭的不只是俞秀莲的委屈,而是她自己有多少辛酸!拍摄时我自己拍片的苦水也被搅动,在镜头后面跟着掉泪。因为梦寐以求的动人情景,多番折腾,终于看到了、拍到了,我很感动。这里面也有我的辛酸,好像她帮我哭出来了。我可以体会杨紫琼的感受,她的事业、人生走到什么地步。身为演员,当她忍不住真情流露、坦然地暴露在你面前,完全不设防,这种全然的信赖,十分可贵。

不过拍摄时,我还得注意一些技巧问题,如眼泪的流量、泪眼背后眼神的思量、流泪的时机等等,有时演员在我讲戏时就哭了,等到正式来时却没了眼泪。所以拍摄当天我很小心,早上先拍掉其他的戏,一切准备就绪。吃中饭时还盯着她不要吃太多。那场哭戏我估计顶多可以拍三次,工作人员也受不了了,但都憋着,直到我喊“check the gate”,一切OK,许多女性工作人员才哭出来,大家拍手。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