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这样的。

2020年12月18日,下午17点左右,我家门铃被按响,是一个30岁左右的申通快递员。

当时我刚剪辑完视频,洗完澡,躺卧室床上准备休息一会儿。

开门的是龟仔——我老婆,龟仔开完门后,我就听到那申通快递员十分凶残的冲她大吼,大概内容为是不是你们投诉的?你们投诉什么?

龟仔一个人在门口,怯怯的声明自己并没有投诉。

这里需要补充一下,由于快递柜及菜鸟驿站的泛滥,许多快递习惯不跟客户沟通就把快递件扔在驿站,需要买家亲自下楼取。快递员与驿站相互合作,上班的人也有地方寄放快递了。

但我,一个并不需要寄放快递的游戏宅男以及社恐。

平时连家门都不迈出一步,这种需要亲自取快递并且与他人接触的方式简直就是酷刑,所以在长期跟菜鸟驿站和快递员沟通无果后,我会在网购单上标明:送货上门否则投诉。以此争取自己的在家收快递的权力,并且告知快递员我的需求。

这里告知一下大家,中华人民共和国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第25条中明确指出: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而我的收件地址一直是我家。

说回今天发生的事,龟仔并没有投诉,我也没有投诉。

但那申通快递员拿着我们的快递件,站在门口凶我老婆,躺在床上的我披着睡袍就冲出去了,拦在龟仔前面,伸手想要拿过快递员手中的件。

就在这时,这位30岁左右的申通快递员冲我吼了句你想干嘛,抡起胳膊就给了我两巴掌,将我眼镜扇飞,然后右手掐住我脖子,直冲进我家客厅。

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感觉自己已经快不能呼吸了,顶出肺里的最后一口气喊了句草泥马,就反手也要去掐他。

他的力气比我大了许多,他反应很快,将我往地上按,用手臂勒住我脖子,我只能抱起他一只腿往前顶,顶在厨房门口。

他背靠着墙,用手肘不停击打我的背部,用拳头击打我的头部。

龟仔这个时候才从惊愕中缓过神来,试图拉来快递员,她不停的喊着冷静点,你冷静点!

但该快递员并不理会。

我一边扛着背部的肘击,一边告诉龟仔别靠近,赶紧打电话报警。

那申通快递员,我甚至不知道他名字,一听要报警,立刻就急了,试图将我甩开,但我拼死不放。

我听到龟仔打通电话,正跟派出所说明地址和情况,终于体力不支倒地,被快递员按在厨房地上。他骑坐在我身上,同时压着我的右胳膊,我试图用左手去反抗,但被他掰住一根手指。

他一只手握住我的手指,另一只手在厨房台面上摸索寻找,我大喊,他要拿刀,这惊得龟仔赶紧上前,将他够到手要砸我脑袋的玻璃杯拍掉。

快递员拿不到玻璃杯,抄起地上我掉落的拖鞋,抽打我的头部,一边喊着让你嚣张让你嚣张。

我老婆一看他击打我的脑部,上来就拉住他。我听到那快递员按下我那根被他握着的无名指,威胁我老婆说放不放手,不放手手就折断了。

我模糊的视线看到自己的左手无名指已经被压成了一个很危险的角度,于是拼死从他胯下将右手抽出来,去帮助左手挣脱束缚。终于是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保住了手指。

但这不影响他拿拖鞋抽打和拳头抽打我头部的现状,龟仔说同时他目光也还在搜寻厨房台面上有什么可以殴打我的工具。

我忍无可忍,危急关头不断挣扎,才令他放下拖鞋来钳制我的手臂。或许是我的挣扎终于有了效果,这位申通快递员才主动求和,说大家都放手,不打了好不好。

龟仔先放手了,然后他也准备起身,但我拦住他,不让他出门跑掉,试图拖到民警的到来。可报案时间才过没多久,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残存的力气。

幸好,这段时间有个小学生宿舍里的朋友最近刚好借住在我家,他下午出门健身,刚好回来。

我这时才放松下来,才敢起身离开厨房,一边跟朋友说我被打了。

那个申通快递员或许是见到我朋友回来了,当下也不敢再试图跑走,而是在我朋友的注视下在客厅找了张椅子坐下。

我喘着粗气,骂了一句xxx,然后咳出了一口血。

之后双方再无任何肢体接触,口头上相互占了便宜,龟仔甚至还掏出手机,将信息给那个申通快递员看,证明自己确实没有投诉他。

直到民警同志到来,三个警察,一个最高大的是队长,先问清楚情况,查看是否有严重伤情,另两个民警一个拿着防暴盾牌,一个手握执法记录仪,拍了混乱的厨房,以及我咳在地上的血,还有脖子上猩红的印子。

整个被殴打的过程大约持续了10分钟。

之后我去派出所录了口供,然后到医院检查。在医院等放射科医生的时候,竟然再次遇到那个申通快递员,此时他带着朋友,指着我说刚才就是跟我打的架。

我赶紧去做完检查,离开医院。

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洗完澡,吃完晚餐,我带着一身的伤痛,躺在床上写出这件事,希望明天去取完检查报告,周一等派出所上班,能得到良好的解决。

我不认识什么当地警察局的人,我也没有什么在这件事上能帮忙的朋友,我只在网上有一万多名关注我游戏视频的观众,于是我写下这些,把亲身经历告知你们。

希望大家平时能够保护好自己。

明天要去医院取报告,停播。

刚刚龟仔告诉我,她似乎有些出血。我们刚新婚,正在备孕中。

明天我们会再去医院做一次检查。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