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难得的好天气。

一座郊外的私家别墅中,试衣镜里映着一名少女亭亭玉立的身姿。

她的眼神清冷淡漠,眼珠竟一动不动,眼底泛着常人难以察觉的幽蓝的光。

直到眼底的蓝光消失,少女轻轻敛了下目光,眼神有了变化,掺杂欣喜和激动。

她低声喃喃,像是在说给谁听,又像在自言自语:“是,我一定会完成任务。”

片刻,少女离开卧室,从雕着镂空花纹的楼梯走下去。

客厅里正在看书的父亲见状,忙把书籍撂下,满脸慈爱道:“文文,这就要走了?”

“嗯。”高绮文点头,瞥了眼一旁早已等候多时的高志安,把手包递给他,没有半句多余的话,“走吧。”

高志安乖乖接过姐姐的手包,恭恭敬敬向爸爸道别:“爸爸,那我们就先走了。”

“好,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高父扬了扬手,目送小儿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大女儿身后离开。

他们可一点都不像这个年龄的孩子啊。

高父叹了口气,别人家的小孩出门,父母都会担心挂念;但他家的这两个孩子出门,他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弟弟会不会又挨姐姐的揍。

毕竟,他家的大女儿高绮文,简直就是全世界父母做梦都想要的完美小孩——学习优异、逻辑清晰、独立自主、绝不会惹麻烦,甚至不会做错任何事……

年仅13岁的高绮文,就已经在多个领域名气大噪,为这个家庭带来很可观的经济收入。

高父幽幽叹了口气,感到既幸福又纠结。

以前总觉得高绮文就是比同龄孩子懂事、聪明,可最近几个月,他却越来越觉得高绮文成熟的不正常,甚至有一丝可怕。

高父曾经向太太表示过自己的忧虑,然而太太却说他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瞎琢磨”、“缺心眼”、“自己孩子这么优秀还胡乱猜忌”、“得了便宜还卖乖”……

可……

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啊。

唉,

算了算了,先不想了。

高父按了按太阳穴,调整心态,重新拈起手边的书接着看。

他最近沉迷阅读的这本书,叫做《320万年前的宇宙战争》。

这本书讲述了320万年前的一场毁灭性的远古星际战争,足以颠覆读者对外星人以及宇宙的一切认知。

-

这边,江宿和江薇一大早就带着激动兴奋的心情,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又坐了三十多分钟的出租车,终于在临近十二点到达海洋大世界门口。

江薇超级兴奋地探着脑袋往检票口里面看:“我们先去买票吧!高绮文他们快到了吗?”

“应该吧。”江宿随口应了一句,低头看手机,刚好看到高志安qq发来消息——

【到了。】

“他们来了。”

江宿说着,一抬头,就看到前方停下一辆出租车,一男一女从车上走了下来。

虽然他们不管是穿衣打扮还是外在形象都不太像是十几岁的样子,但江宿和江薇还是一眼可以肯定来者就是高绮文和高志安。

因为女王傲娇姐姐×咸鱼怂包弟弟的气场反差太特么明显了!

只见高绮文穿着一件小香风开衫外套,里面搭配着一条格子半身裙,脚下踩着一双小高跟,显得双腿纤细修长;而高志安居然有模有样的穿着一件英伦风西服,搭配的领带与高绮文的格子裙颜色一致。

这个年龄能穿上的剪裁良好贴切的西服,想必是专门手工定制的西服。

江宿和江薇看看对方、下意识再想想自己……

兄妹俩都穿的普普通通一整套运动休闲服……

“江薇。”

这时,高绮文走到兄妹俩面前,直直盯着江薇,眼中涌动着抑制不住的欣喜、激动。

“高……高绮文。”

江薇仰望着面前足足比她高出一头的女生,差点就忍不住叫对方一声姐姐。

双方互叫了名字,算是认证成功。

高绮文凝视着江薇,眼底迅速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蓝色波纹。

“江薇,我们终于见面了。”

高绮文眼神深情,仿佛见到久别重逢的故人。

而江薇眨巴眨巴眼,傻傻的点点头:“呃嗯,是啊。”

抿了抿唇,又按捺不住好奇地问道:“你真的是十三岁吗?”

凭什么大家都是十三岁,人家就长那么高、发育那么好呢??

高绮文一愣:“你的关注点有点奇怪?你难道就没有别的话想和我说吗?”

江薇:……

怎么办,高绮文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让她立刻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我……我就是问问。”江薇怂了,小声嘟囔。

高绮文眉头皱得更深:“看来你被他们改变了很多。”

江薇:……

什么玩意儿?

听不懂,也不敢说话不敢动,只能弱弱地朝江宿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在这几人里年龄最大的江宿依旧享有身高优势,他无法体会江薇的压力,侧头对身边的高志安说:“这俩人好像驴唇不对马嘴。”

高志安傻傻点头,随口问道:“那谁是驴啊。”

江宿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眼前突然一致对外、紧盯着他的两个女生,他觉得有点牙疼。

“呵呵,呵呵,现在都快一点了,大家肯定都饿了吧。咱们在附近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聊。”

江宿敷衍着糊弄过去,到底是年龄最大的“大哥”,在统领全局的气场上还是不输的。

几个人都听他的话,高绮文表示附近有家鲁菜馆做的不错,并表示她和高志安要尽地主之谊。

既然高家姐弟出了饭钱,那下午去海洋大世界的门票钱就由江家兄妹揽下。

四个人年龄差不多,又是抱着同一目的和想法、守着同样的秘密相聚于此的,很快便熟络起来。

饭桌上,等菜上齐,寒暄的也差不多了,江宿引出话题:“咱们来说说灵魂互换的事吧!”

即便四人是在包厢里,不用担心被外人听到,但江宿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还是莫名觉得羞耻。

果然,几个人都不说话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心怀鬼胎。

兄妹互换、姐弟互换什么的,光是看看字面意思,就让人觉得浮想联翩!

“我反正是不想再互换下去了。”高志安突然出声,只见他稚嫩的脸上浮现着别扭的神色,庄重的西服都掩盖不了他的呆萌和窘迫,他攥着拳头,咬着牙强调,“和姐姐的互换……赶快停止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