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专稿猫眼9.0,淘票票8.8,豆瓣5.1,电影《晴雅集》上映后观众评价高低不一,戏里戏外也引发不少质疑。

《晴雅集》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知名小说《阴阳师》。小说取材自《今昔物语集》,从1986年开始连载,一经推出,引发巨大轰动,至今已出版16卷。

《阴阳师》的故事背景建立在日本平安时代,以阴阳师安倍晴明和武士源博雅为主人公,在一个神秘典雅、人鬼共处的奇幻世界里,这对挚情好友联袂破解一桩桩离奇事件。

这部“日本版《聊斋志异》”在小说之外,还衍生了一系列相关漫画、手游和影视作品,积累了大量粉丝。其中,2001年同名日本电影《阴阳师》是影视改编中的经典之作。

先不谈《晴雅集》的好与坏,回归创作的理性层面,《晴雅集》如何改编小说《阴阳师》?它和原小说、日本版电影有什么异同?看完影片再看下面这些对比分析,会更加清楚了解《晴雅集》的故事成形记。

世界观和本土化

《阴阳师》里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梦枕貘这样描述:“平安时代———仍然是个民智未开的时代,有好几成人仍然对妖魔鬼怪的存在深信不疑。在这样的时代,人也好鬼怪也好,都屏息共居于京城的暗处,甚至在同一屋檐下。妖魔鬼怪并没有藏身在边远的深山老林里。”

《阴阳师》集志怪、悬疑、推理于一体,大多是由短篇故事组成的短卷,每一个故事开场往往先发生在晴明家杂草丛生的庭院里。

清明与博雅二人或酌酒对饮,或赏花赏草,如:“月影映在樱花上,令花瓣看来有些微蓝。此处是位于土御门大路的安倍晴明宅邸。晴明和博雅坐在窄廊上饮酒。”随后,他们便进入一段疑团重重的怪异事件中去。

泷田洋二郎导演的《阴阳师》同名电影主要改编自 《阴阳师·生成姬》,这一卷也是《阴阳师》系列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由《阴阳师·付丧神卷》的短篇《铁圈》扩写而来。

小说中,博雅与德子的羁绊故事在日本版电影中转换成博雅与祐姬的感情线,而主线故事则塑造了阴阳头道尊背这一企图颠覆政权的反派人物,这个背景也脱胎于小说中对平安京建都与“废太子早良亲王怨灵”的内容描述。

2001年版《阴阳师》

日本版不仅有晴明和博雅的友情,博雅和祐姬的爱情,还有围绕权谋政争展开的冲突,相比《晴雅集》在叙事和表达格局上更为宏大、复杂。

电影里,“瓜咒”的故事源自短篇《扑地巫女》,青音的原型来自《八百比丘尼》,而《八百比丘尼》这一短篇正是《晴雅集》主线故事的核心来源。

八百比丘尼是日本古代传说人物,传闻她吃了人鱼肉而活到八百岁。小说中,八百比丘尼的身体里寄居了一只祸蛇,虽然她长生不老,但祸蛇会使她逐渐变成妖物,于是每隔三十年,晴明就要用长针和法术帮她取出祸蛇。

在《晴雅集》中,王子文饰演的公主原型就是八百比丘尼,她的肉身变成封印祸蛇的容器,不但拥有了永生的力量,祸蛇也不断吞噬她的情感。其中,晴明用针吸取公主身上的妖灵以及公主生出黑色祸蛇的场面和小说描写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电影中最大的感情悬念是公主与晴明的师父鹤茂忠行曾经相恋的秘密,晴明的师父在片中是重要人物,但在小说里并没有太多着墨,对八百比丘尼与贺茂忠行(小说名)的关系描写仅止于:“那时候,贺茂忠行大人……”“忠行大人也已经不在世了”等模糊对话中,电影则对此进行了大篇幅的扩写。

除了《八百比丘尼》,《晴雅集》还杂糅了小说里的多个短篇故事。晴明和博雅初遇时听闻一男子弹奏宫中的玄象琵琶,这一段落改编自小说头卷《琵琶之宝玄象为鬼所窃》,片中的“发妖”则来自于《缠鬼》这一章。

这些故事都是点到为止,保留了原小说的一些痕迹和味道。《晴雅集》在延续小说世界观的同时,主要重新创作的就是公主、晴明师父与祸蛇这一条故事主线。

谈及《晴雅集》的改编难点,导演郭敬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是原小说《阴阳师》大部分是短篇,难以拍出一部完整的长片,所以需要提炼人物关系和精髓,重新揉出一个长篇故事,这个创作方法和日本版电影相同。

第二个改编难点是小说故事发生在日本平安时代,中国版需要做本土化。平安时代跨越了当时中国的唐朝、五代十国、北宋、南宋四个朝代,电影选取了唐代,女皇当权的背景也可以对应至武则天时代。

可以看出,电影的建筑风格、服装体系都从唐代的方向和基调做参考。在阴阳师的人物设计上,还增添了来自西方天竺的泓箬法师以及春夏扮演的来自“苗疆”一带的泷夜法师等。

晴明和博雅

什么是阴阳师?

小说中是这样介绍的:“阴阳师观星相、人相。既测方位,也占卜。既能念咒,也使用幻术。他们拥有呼唤鬼怪的技术,那种力量是肉眼所不能见的———与命运、灵魂、鬼怪之类的东西进行沟通也不难。”

阴阳师近似于中国古代的道士,小说写到,朝中设有阴阳寮和不同等级的阴阳师职位,负责天文、气象、历法、占卜等,安倍晴明就被任命为天文博士。

日本版电影遵循原小说,拍出了阴阳寮,晴明也是一名早已经历大风大浪,功力深厚的阴阳师。

《晴雅集》则完全改写,晴明在经历祸蛇之乱前还没有成为真正的阴阳师,也不在朝中任职。本质上,电影是将晴明放置于一个成长冒险类型的人物模式之中。

梦枕貘笔下的安倍晴明,是一个“身材修长、肤色白净、目光如水的飘逸美男子”,“他就像风中浮云一样,飘然隐身于多姿多彩、风流文雅却阴惨惨的混沌之中。”

在日本版电影中,狂言大师野村万斋塑造出了很多书迷心中的晴明形象,脸庞秀丽,眼神清澈,一身白色狩衣,风度翩翩。他风趣且自信,冷傲且清高,胭红的双唇总是带着难以揣测的笑意,野村万斋版晴明成为银幕经典。

野村万斋饰演晴明

《晴雅集》的晴明由赵又廷饰演,单眼皮,挺拔的鼻梁,长相秀气,在外形上和野村万斋有几分相似,不过在表演上,离野村万斋的灵动和古雅气质还有些距离。

源博雅是武士,也是朝臣,书里写他“头戴有卷缨的朝冠。左边腰际挂着长刀,右手握弓。身后背着箭矢。”“走路的样子和言谈间透着习武之人的阳刚气,但相貌倒显得平和。神色中有一种较真的劲儿”。

博雅也是雅乐之神,精通琵琶和笛子,梦枕貘形容:“博雅是吹笛高手,再没有比他更得上天青睐的乐师了。然而,虽然拥有四溢的才华,他并不以此自诩。”

据悉,在《晴雅集》剧本第一版中,没有博雅吹笛的段落,但梦枕貘一直坚持,也是唯一提出来的重要意见,电影才把他的这个技能保留住。

《晴雅集》博雅为晴明吹笛

日本版的博雅由伊藤英明饰演,影片更突出他的憨厚和傻气,是一个十分依赖晴明的“小跟班”。

而在《晴雅集》中,邓伦饰演的博雅更有主见,更有作为武士的阳刚之气与英勇之姿,与晴明的位置关系也是势均力敌。

两版博雅对比照

式神和守护咒

晴明和博雅是什么关系?

很多书迷形容他们就像“福尔摩斯和华生”,关系密切,搭档破案。书中,晴明经常对博雅说:“你是一个好汉子”,博雅也时常对晴明表露真情。

传言晴明为妖狐所生,小说里的博雅曾对晴明说道:“假使晴明真是妖物,我博雅也还是你的朋友。”《晴雅集》就提取了晴明是妖狐之子这点来构建晴明和博雅的关系。

小说中,晴明和博雅已经相识,博雅也总去晴明家拜访。和小说不同,电影将时空背景设置在两人的年轻时期,他们因为有着斩杀祸蛇的共同使命才初次相遇。

晴明从小被看作异类,因此他能对妖物产生怜悯之情,相反,博雅的母亲被妖狐所杀,所以他一心只想斩杀妖魔。两人对妖的态度导致他们在相识之初就有非常激烈的争执和矛盾。

电影还通过强化小说里的“式神”和“咒”的概念来加深人物的情感关系。

先说式神,“所谓式神,就是一种平时肉眼看不见的精灵。不算是上等的灵,是杂灵。阴阳师用方术将杂灵作为式神,用以驱使。”晴明的式神蜜虫,无论是在日本版还是《晴雅集》里,都有不同程度的展现。

《晴雅集》最大的改编颠覆就是在结尾的祸蛇大战中,博雅用肉身召唤朱雀,成为晴明的式神,为晴明而战。同样,虚构出的人物鹤守月也是鹤茂忠行的式神,代替他用一生守护公主。这种人物关系和郭敬明前作《爵迹》系列中王爵与使徒的关系非常相似。

再说“咒”,小说最核心的概念就是晴明经常说的:“世上最短的咒,就是名。”他解释,“所谓咒,简而言之,就是束缚。名字正是束缚事物根本形貌的一种东西。”

《晴雅集》把对“咒”这一概念的阐述做了细分和对照:晴明迟迟发不出“守护咒”,直到面临博雅的生死之际,他才成功发出,也成为真正的阴阳师;

身体内有祸蛇的公主,因为长生不老更换了太多的名字,祸蛇禁锢她日益增强的欲念,直到她听见自己的原名芳月,才幡然醒悟。

日本版电影《阴阳师》没有解构“式神”或“名字是世上最短的咒”这些概念,《晴雅集》则借此书写晴明和博雅的知己之交、公主对鹤茂忠行的思念以及式神鹤守月对公主的执念等,撑满了影片的情感表达主旨。

至于改编后的效果如何,观众自有评断。

举报/反馈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