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岷五个人急匆匆地跑回来村子。当他们到达村口的时候,村子早已变成了一片火海。村民们的尸体以及那帮混混的尸体遍地都是。由于五个人中箜鸣并没有什么战斗力,而他们也无法保证周围安全,于是五个人以箜鸣为中心围成一圈,组成圆阵。慢慢地在村子中间行动,查看有没有幸存的人。

[太惨了。]五个人心里都这么想着。木制的房屋被火焰所缠绕,燃烧的木头发出着劈里啪啦的声音,不断有房屋坍塌,这些声音混在一起仿佛村民们死亡时的嚎叫。

倒在地上的尸体大部分都是妇女以及儿童,大概那帮混混们只会调弱小的人欺负。但奇怪的是地上男性的尸体却很少。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就算村民们从第一波的偷袭中反应过来,也不可能会死这么少的男人。就在五个人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幸存者的时候,李岷看到了村子中央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身漆黑的衣服,他的右手则放在了刀把上,将刀到立在了地上,左手则拿着一个类似酒壶的东西。

“前面有人!”随着李岷发出警告,五个人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李岷和玲康站到最前面,拿着武器,防止这个陌生人突然袭击他们。玲昕和米娅则站在两侧,防止有人趁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前方而从他们侧方以及后方袭击。

过了好一会,双方都没有一点动静,那个黑衣男子于是将刀收回自己的刀鞘,朝着他们来挥挥手,于是,五个人便小心翼翼、慢慢地移动过去。

“我说,小伙子,还有小丫头们,别那么紧张。”那个人黑衣人突然向他们说道。听到这个声音是个老人,众人的戒备稍微松懈了下来。

看到他们走到自己跟前后,那个老人便喝了口酒,让他们放松一下,似乎是说明自己并不是他们的敌人。

李岷认识这个人,不对说认识还太过了。只能说是见过,这个人他早上见过,就是之前在田边打算喝酒但被孙女抢走的老头。他不像是会做出杀人这一举动的人。

[这个人为什么在这里,他的手里为什么拿着刀,刀上又为什么有血。]箜鸣则快速地思考着这一切,脑子里想出了无数种可能性。

“抱歉,老人家,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玲昕觉得就这么看着不如主动出击,就先礼貌地开口问了。

“啊,首先是这样的,晚上的时候我跟我孙女在这里散步,本来白天的时候我看你们把他们都打跑了,就想着这里肯定没啥麻烦,结果散步的时候看到白天的那帮混混正在村子里找这里的村民麻烦,甚至拿刀砍死村民,并开始放火。于是我和我孙女就出手帮了他们一把,结果就变成这样。我让她先带着村民逃离这里,而我就在这里先处理那帮混混。”这个老人风轻云淡地说着,李岷感觉他说话时候的情绪就跟到点了要吃饭一样平常。

[这个人很厉害。]李岷根据自己这八年的经验得到这个结果,这个人老人虽然说就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看起来漏洞百出,。但实际上他一直戒备着我们。右手一直握着刀把,左手自然垂直地放着,但只要一动手,酒壶里的酒就能干扰他们。本着小心谨慎的态度,李岷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对不起,老人家,我们可没法这么简单就相信您的话呢。”箜鸣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质问了他。

“那样的话,你们跟我来,我带你们去村民的避难处,怎么样?”

五个人对视了一下。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个陷阱的话,他们现在都不可能逃走,李岷自己也知道他们四个人不可能平安地从他手底下逃脱。战斗经验、技巧、阅历,四个人都比不过他。但现在也没有别的方法了,现在只有先相信这个老人了,于是众人决定跟着这个老人,一同前往他所说的避难处。

避难处离村子并不远,不过所谓的避难处并不能算是避难处,只不过是森林中刚好有块空地可以安置村民们罢了。

“爷爷,你没事吧。”一名拿着枪的女孩警戒着周围,但当她看到那个老人的时候便松了一口气,并对着老人呼喊道。

“秋霞啊,你这么大声会把敌人招过来的,这里虽说没有敌人,但还是很危险的。”

“对不起。”那个女孩低下了头。

果然是白天的那对爷孙吗。李岷看着他们两个人想到,不过双方的角色似乎相比白天相互对调了一次。

“老人家,谢谢您了”玲昕五人向老人鞠了一躬后,便开始询问着村民们的情况。

“抱歉,恩人们。你们白天从那帮人手里抢回来的村民的命,有一大半又送回去了,就连村长也不幸去世了。”村民对她们回答。

五个人的精神非常低落,本来是一场大胜利的,结果却变成了两败俱伤。而箜鸣在看到这种情况下咂了咂嘴。

突然有一个村民问了一句话“恩人,我想问一下,亚当是不是跟你们在一起。”

五个人互相看了看后,都感到了奇怪,按理来说亚当应该回来了才对,要么跟幸存者在一起,要么就是死在了村子里。“他没跟你们在一起吗。”玲昕问道。

“他根本没回来,他听说恩人们要去教训埃登那帮人,就直接偷偷地跟着你们走了。今天是我守在村子口,我根本就没看到他回来过。”

于是,五个人立马聚集起来探讨了各种可能性,他们一致得出了一个结论,亚当根本就没有回来,

“这家伙有可能看到村子没了自暴自弃,直接往赌场那跑了。他怕不是想去寻死。”箜鸣拿手使劲抓着脑袋。

“我跟米娅去把他找回来吧,我们两个更擅长这种事,玲昕你们就在这里保护村民们。”还没来得及等待玲昕的意见,李岷跟米娅商议了一下,二人便跑了起来,开始去赌场找亚当。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