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江边

非正常三国作者:会说话的胡子加入书签

“我总觉得这淮水会被人断绝。”楚南这边,渡过淮水后,看着那滔滔淮水,楚南总觉得不保险,吕布这边懂水仗之人太少了,这淮水又宽,江东兵马若是潜入淮水,待他们主力过来,直接切断后援,那必然会陷入不利之境。

“府君,你们儒家不是可以凭空造物?造几座结实的桥便是了。”一旁裴元绍笑道。

“凭空造物?”楚南看了裴元绍一眼:“谁与你说的?”

“你与公台先生常常一句话便变出一张地图。”裴元绍想着楚南随手一抹,眼前便能出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心中便是一阵羡慕,这儒家的本事也太方便了。

“看好了!”楚南伸手一抹:“此处当有佩剑!”

话音落下,一柄制式佩剑便出现在楚南眼前,楚南随手一推,佩剑便落入裴元绍手中。

“府君,还说不是凭空造物?”裴元绍看着手中的制式佩剑,觉得似乎比自己的还要好一些,忍不住道。

“喜欢便拿着。”楚南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谢府君!”裴元绍笑呵呵的看着楚南的方向道。

“你怎拿着我的佩剑?”楚南没走一会儿,却见周仓东找西找找过来,看着裴元绍拿着自己的佩剑在哪儿炫耀,一把夺过来道。

“这……这是府君送我的!”裴元绍被周仓看的有些气弱。

“放屁!”周仓一拔剑,指了指剑柄处的周字给裴元绍看:“你的?你要跟我姓周?看来东西是你偷的!”

“不是……误会……”裴元绍被周仓踹了好几脚,一直逃到楚南身边,周仓才算罢手。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凭空造物可好玩儿?”楚南看着裴元绍,笑问道,儒家是能言出法随,但无中生有就算是法也不是人能掌握的法,至少作为大儒的陈宫做不到这一点。

裴元绍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敢再多言。

“去打探消息的人是否回来?”玩笑过后,楚南询问道。

“应该快了。”裴元绍犹豫了片刻后,看着楚南道:“府君,您不是已经让曹性、魏延二人跟在后方策应侯成将军?有他二人策应,就算遇到厉害敌手,也能全身而退吧?”

“我只是观其气运乃大凶之兆,是以派魏延、曹性二人尾随,至于能否化解其厄运,我便不知了。”楚南摇了摇头,当初他们在许昌也遇到过乌云盖顶的情况,只要应对得当,也是能化解的,他命曹性、魏延过去策应,带的人马虽然不多,但关键时候,该能保侯成一命回来。

“何不多派些人马?”裴元绍诧异道。

“问得好。”楚南点点头:“我只是看出有凶险,但凶险在何处,我如何知道?再者,岳父点的先锋将领,派大量人马去策应,先不说岳父如何看我,那侯成会领我的情?我派人暗中策应已是极限,还多派人马,真是张口就来!”

正说着,却见远处一支人马朝这边过来,为首的正是魏延与曹性,看着二人的神色,楚南眉头一皱,连忙让人将二人带来。

“出事了?”楚南问道。

“嗯。”曹性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不过他们说的却是城外发生的事,魏延是先察觉到不对,是以带着曹性一路先侯成一步,找到对方大营,当时便藏在大营附近,准备对方要对侯成动手时,与侯成夹击。

陈登在那边足足藏了近万人,但侯成的三千精锐也不是吃素的,但当真正开战时,魏延和曹性才发觉不对,根本不是想象中的伏击,来了不少儒士,直接造墙困杀,一个个口吐阵眼,四周那些将士倒不像是来围杀的,更像是来保护儒士的。

他们所隐藏之处距离对方不愿,当时若是现身,固然能杀个出其不意,但更大的可能是直接被人家连同侯成一锅端了。

所以曹性只能用隐字秘隐藏他们身形,若侯成能冲出来,他们可以制造混乱,但侯成没能冲出来,他二人不知土城内情况,四周又都是江东和陈家的高手,只能一直潜伏在侧,待对方撤走后,才敢露头,只是侯成和三千精锐已经战死。

“末将无能,实在难寻机会救人。”曹性对着楚南一礼道。

“此事怨不得你们,也是侯成该有此劫。”楚南遗憾一叹,按照曹性所说这种阵仗,别说侯成,怕是魏延、黄忠过去,也很难突围而出啊。

上百位儒者是什么概念?大概就是上百个自己施展言出法随的水平,可能还要强些,上百个言出法随叠加起来,那威力可未必就比大儒差。

当下,楚南带着曹性和魏延,将这件事报知吕布,还将插在侯成他们土堆上的留言拿给吕布去看。

“这子明是何人?”吕布看着那木板,皱眉问道。

“江东一小将,少年轻狂。”楚南思索此刻的吕蒙,大概还没到士别三日的地步吧,还真是个愣头青,杀了人都敢留言藐视吕布,下次战场上碰到,怕是生还可能性不大。

“杀我将士,坏我军心,还敢这般折辱于我!”吕布看了看手中的木牌,冷哼一声,木牌顿时四分五裂:“江东小儿,也敢猖狂!”

“岳父,此番出手的,以徐州儒士为主,为首的正是那陈珪,可能侯将军以及这三千将士便是陈珪送给孙策他们的投名状,今日出手的以他们为主,下次再动,恐怕就是江东文武了。”楚南皱眉道。

“江东文武?”吕布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这江东文武,有何本事?”

楚南没再多言,凑到陈宫跟前询问道:“老师,一言筑城可能做到?”

“那陈家父子皆有御土之能,便是无言出法随,也可御土,若单凭言出法随,纵然老夫也难做到,放眼天下,恐怕也只有他父子二人,能一言筑城了。”陈宫摇了摇头道。

一言筑城,最重要的其实不是言出法随的能力,而是对土的操控能力,很久以前,楚南就知道陈家父子的能力是土,曾经瞬间让已经崩塌的城墙恢复,后来楚南踏入儒道才知道那一般是需要大儒境才能做到的,只是陈家父子特殊,正好身怀土系神力,才能做到。

而现在一言筑城,虽然不是什么坚城,但也很恐怖了。

“除了这个,那陈家父子还有何本事?”楚南想要多了解些陈家父子的本事,免的到时候被他们给逃走了。

“可土遁,与言出法随不同,这土遁便是能够在土中自由行走,无视地形,而且速度极快。”陈宫想了想思索道:“余的我倒是未曾见过。”

楚南心中一动,看向陈宫道:“老师可否跟我去一趟岸边,或许我有方法令旁人难以走水下偷袭我军。”

“哦?”陈宫闻言有些惊讶的看了楚南一眼,不疑有他,径直跟着楚南来到淮水边。

楚南深吸了一口气,一指淮水朗声道:“此处水中无氧!”

陈宫:“?”

无什么?

陈宫不知道自己弟子在说什么,但下一刻,却见周围海面上,无数鱼儿争相跃出,不时在水中翻腾,一时间,整个水面上万鱼奔腾,场面煞是壮观,偶尔还有体长一两丈的巨型鱼蹦出来。

“氧为何物?”陈宫不解的看着楚南。

楚南大概感应了一下,自己现在全部的浩然之气,可以维持方圆百米之内水中无氧状态持续一日,当然,这是水中氧含量本就不高的缘故,若是空气中无氧的话,虽不能直接杀人,但隔离开对方周围的氧份,呼吸不到氧气,就算是强者恐怕也难有活路吧。

可惜空气中的氧和水中的氧密度差太多,水中可以控制一大片,但在空气中,却连一平方都难控制,这要在战斗中,人不时移动,除非对方站着不动,否则根本杀不了人。

“便是可以让众生存活之物,比如你我吸气,这气中之氧便是我等赖以存活之根本,若无此物,我等便是吸再多的气也是无用。”楚南道。

“难怪水中鱼儿争相跃出。”陈宫点点头,看着水面之上不少渡江将士趁机捞鱼,眉头微皱,一挥手,解了楚南的言出法随:“传令将士们尽快渡河,日落之前需在南岸扎营修整,明日直抵广陵!”

按照他们的计划,魏续等人袭扰,让陈家疲于应付,但陈家也光棍,直接收缩防线,以河道为屏,就算这边骑兵再快,遇到河道阻拦,也无可奈何,如此一来,就需要吕布这边主力来强行撬开对方的防线了。

楚南点点头,正要说话,却见陈宫面色凝重,目光看向水面,毫无征兆的,一股暗流涌动,江面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十几只小船不受控制的朝着那旋涡涌过去。

这要下去了,任谁都难找来。

此刻便是强化一只水兽也来不及,楚南一指江面:“江水凝点上升五十度!”

江面有一瞬间的凝固,然而瞬间恢复,楚南只觉胸中浩然之气在一瞬间被抽空。

“老师,提高江水凝点,稍后再解释,只需四十度便可!”楚南看向陈宫道。

陈宫看了楚南一眼,选择相信了弟子:“此处江面凝点四十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