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长很多图,请用wifi!已经有人回答的很好。开始其实我也觉得有bug,仔细研究后,认为现实中安生并没有告诉家明自己要结婚出国。小说里(第五章)安生在咖啡馆告诉家明自己认识了一个人,那人准备离婚并和自己结婚准备出国的情节,只是小说的虚构。当然,现实里安生确实曾计划和大款结婚出国,只是最后两个人分开了。同时大款并没有出车祸离开人世。(关于大款是否存在和有没有出车祸的问题,解读在回答结尾部分)或许有人觉得这个逻辑好笑。请继续读下去哦。谢谢!

打算按照“现在”和小说中的“过去”,以及安生更新小说的时间轴,理一理其中矛盾。其中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小说的章节。

“现在”:电影开篇安生在地铁遇见家明,家明问安生你不是结婚并去国外了吗?

安生奇怪家明怎么知道自己的事:

然后安生回答,没看过“七月”写的那本小说。而事实上,七月已经在七年前生完李瞳瞳,大出血离开人世。事实上是安生以七月的名字,默默的连载着小说。(此时小说更新到哪里了呢?)接着镜头就切换到:安生坐在类似办公室的地方,搜索《七月与安生》并点开第一章 初识安生,开始阅读。同一件外套,应该就是遇见家明的那天。安生为什么百度自己的小说?这是导演给观众的一个误导,让我们以为小说真的是七月写的。但也可以理解为,这一天,安生偶遇家明,思绪万千,于是安生回到办公室,搜索小说,回忆起小说里的过去。请特别注意此时小说更新章节:第五章 无处逃避好的,以上全发生在“现在”。说明家明在地铁遇见安生时,已读了最新章节,以为安生结婚出国了。也就是说,小说的第五章结尾的最新内容,是安生打算出国了。(那么还没有更新的第六章,安生会写什么呢?)

接着电影就开始讲七月与安生的过去,第一章 初识安生,第二章 她 她和他,第三章 问候家明,第四章 长大了 却没好。其间穿插着“现在”的安生“北京瘫”在床上,读小说的画面。

小时候的安生和七月长大了,有一晚七月来到安生的出租房,两人聊起一个人,苏家明。第一章结束 第二章 她 她和他 开始

此时“现在”的安生从办公室读完了第一章,回到家,开灯,冲澡,开房门,一个小女孩已熟睡,关门,开电脑,读起第二章 她 她和他。安生与家明之间产生了情愫,在山上被七月察觉。但聪明的七月掩饰的很好。接着安生决定离开,去找弹吉他的歌手。第二章到第三章 问候家明 的衔接:

第三章 问候家明。异乡的安生一直给七月写明信片,每张明信片的结尾都写着 问候家明。期间安生发现吉他手劈腿,砸碎吉他毅然离开。此时的七月与家明在同所大学,一切平淡如水,快毕业了,七月想过出国留学,却没有勇气。安生不再定居北京,而是和摄影师男友四处奔波。新买了手机的七月无处告诉安生自己的手机号,只能收明信片,却不能主动联系安生。直到安生得知母亲去世。画面转至现在,安生放好家明在地铁丢给自己的明信片,继续读小说。第四章 长大了 却没好。此时,第四章 长大了 却没好 已经开始。家明离开了,安生回来了。两人度过了快乐的一小段时光。去上海玩儿,在酒店发生了家明call七月的尴尬小插曲。接着,七月与安生在饭店发生冲突。当晚安生回到酒店,放下房费,背包离开。

第五章 无处逃避 开始。也就是电影开始,地铁内家明与安生遇见那天,小说更新到的章节。

安生与家明在咖啡馆闲聊。此时安生告诉家明,自己要出国了。画面切到七月说完安生离开。接下来的故事是:安生男友车祸,安生痛不欲绝,家明拦下安生。同时,七月摔坏手机,当晚qq联系家明,家明称自己在加班,七月本能地开始感到不安。之后去北京,撞见酩酊大醉的安生被家明扶着去到家明的出租房。七月与安生在浴室撕逼。

那么问题来了,电影开篇,地铁内家明询问安生怎么没有在国外,并告诉安生自己是从小说中(第五章)得知安生准备结婚去国外了。安生却奇怪家明怎么知道自己的事情。但这里为什么安生亲口告诉家明自己要出国呢? 难道家明和安生都忘记这一出戏了?

重点来了!!!有一点我们要注意:电影里大部分对过去的回忆,都是安生(或者家明)在阅读《七月与安生》这部小说。而小说前四章都是叙述现实里发生过的事情,而从第五章开始:家明在北京的电梯内遇见安生,得知安生在做房地产推销,并马上要嫁人出国———这些都是小说虚构。而第五章故事结尾写到安生告诉家明自己要结婚出国,就结束了。因为电影开篇的“现在”时刻,家明与安生在上海的地铁相遇时,小说更新到第五章。家明是从小说中得知安生准备结婚出国的。

接下来的故事,都是第六章的内容了!(但是电影并没有提示第五章与第六章的衔接点,此章叫什么名字我们也不清楚。这一点稍后会解读)也就是“现在”家明与安生地铁相遇后,安生回顾完前五章故事,继续更新的第六章:安生的男朋友出车祸去世,颓废的安生住到了家明那里,并被赶来北京的七月撞个正着。

可能有人会问,难道打算和安生出国的就一定是出车祸的男友吗?会不会是会做饭的老赵?会不会是其他人? 我个人认为不是。为什么呢? 因为家明在网上追的小说第五章,安生亲口告诉家明自己要和那个人出国了呀。(而现实里安生没有告诉过家明这回事儿)所以家明在地铁里遇见安生以前,都在读“七月”的小说,真以为安生是出国了。

接着看电影:浴室撕逼后,七月告诉家明,我等你一个月,你回来我们就结婚。七月离开。家明在跑步,安生加入进来,问家明“什么时候开始跑步?”。家明说,“十八岁,认识你开始。”安生说,“总要停下来。”这一句一语双关,结束了两人十八岁开始的关系。这是十八岁安生离开时对家明说的“再见了”。但这次她没有说“再见”。

画面切回“现在”。安生睡着了,李瞳瞳走进房间,帮妈妈收起电脑,并偷偷拿出苏家明在地铁丢给安生的名片。这个夜晚,小说《七月与安生》刚刚更新完第七章。

而此时的家明,打开电脑,开始读刚刚更新的第七章小说:请一定注意电脑,更到了第七章 春天的婚礼。第六章已更新,但叫什么名字,并看不清。画面切回过去家明回到家乡,决定与七月结婚。后面的内容便是七月与家明发生关系,但婚礼当天家明逃婚,七月离开家乡。七月去找刚上完英语课的安生,两位soulmates和解,七月说会做饭的老赵很好。安生在机场和老赵目送七月离开,七月头也没回,从此过上自由的生活。(小说第七章内容)。

第七章结束。此时画面切换到“现在”的家明,可以发现天已经亮了,他似乎一夜没睡。接着电话响起,是七月和家明的女儿。也就是李瞳瞳。

家明从李瞳瞳那里得知,原来小说是安生写的。

接着安生开车载着家明与瞳瞳回家。闪回片段,安生与家明默默不语,各自回忆。

家明的回忆是婚礼前与七月发生关系后的那个早晨。也就是七月告诉家明婚礼当天不要出现,因为自己不愿嫁给不够爱自己的人。家明逃婚,七月也便能离开家乡。(安生的小说里没有写出逃婚真相——七月让家明不要出现。这也就解释了一些人的疑问:家明到底是否自己决定逃婚——并不是)

到楼下,安生让女儿先回家。

安生向家明“坦白”:也就是故事的第二个版本。一直到七月生孩子,都是事实。安生说了一句,“小说都是假的” 这句话真的很重要~~证明电影里展现的很多过去的情节,确实都是假的!(比如车祸,比如老赵是否真有其人等等)

剩下十分钟的故事我们清楚。安生告诉家明的故事版本里,七月生完宝宝,离开后再也没有联系安生。

安生回到家,电影才告诉了我们故事真正的版本。

而在安生的最终章:

所以,故事并没有矛盾。如果硬要说有bug:1 读一年级不认得很多字的瞳瞳,为什么能发现每张明信片上的“问候家明”?2 深爱家明的七月,为什么结婚的前一天主动放弃家明? 3 电影开头说在电商公司工作的安生,为什么在电影结尾站在一家类似咖啡店的商铺?(或许是安生开始骗了家明自己在电商公司上班,其实自己有家商铺...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她有车还请了家政...)

总之,小说的一至四章,没有虚构。

从第五章开始,虚虚实实:第五章 安生亲口告诉家明,自己要结婚出国了,是虚构。(此章更新结束后,安生在地铁遇见了家明。)

第六章(安生在地铁遇见家明后,回到家开始更新的章节。不知道标题)安生刚告别家明去见男友,男友就发生了车祸。安生搬到了家明的出租屋,七月来北京发现醉酒的安生,与安生在浴室撕逼。七月告诉家明,你回来我们就结婚。家明与安生跑步,安生说我们该停下了,两人没说“再见”就此告别。以上不能确定哪些内容真实,哪些为虚构。但从第五章判断,若安生没有告诉家明自己要出国,那么也就没有接下来的男友车祸。都是虚构。但若第六章全为虚构,甚至七月与安生在浴室撕逼也是虚构,那么第七章,七月命令家明逃婚的理由,就不够充足。所以说,安生与家明在北京到底有没有见面并住在一起,是个疑点。

第七章 春天的婚礼 家明逃婚,七月来找安生,两人和解,七月离开继续流浪。此章除了家明“逃婚”是事实(现实里是七月让家明逃婚的),其他为虚构。

最终章 在机场与安生和老赵告别的七月,成为了“安生”,并会把所有故事写下来告诉安生。虚构。

所以,这部电影,按照电影展现时间轴来看,共有四个结局:第七章机场告别,七月未回头的结局安生在车上讲述给家明的结局(七月生完孩子离开,再也没联系过自己)安生回到家,哭着回忆现实里的真实结局(七月离开人世)最终章(注意哦 七月有回头)的结局。

七月即安生。

———————小更新一下 关于车祸大款、老赵是否虚构人物———————

谢谢jonnymax和03hj3439的评论,让我刚才多思考了一下。关于老赵是否真实存在,不能确定:如jonnymax评论所讲,小说的第七章结尾,老赵和安生在北京。因为七月在场准备离开时对安生说:我以为他会来北京找你呢。那么老赵现实中是否存在?理论上这个问题可以从安生签死亡通知的医院在北京还是上海推测而出,因为七月离世是安生真实的回忆,不会有所虚构。(不过逻辑上也不能保证是充要条件)可以注意一下,最后安生签字的死亡通知书的医院的名称。若医院在上海,证明现实中七月怀着宝宝去找安生时,安生已经在上海,那么老赵就不存在。因为上面已经论证了:小说里的安生和老赵在北京,七月来北京找安生。现实与小说不符,小说虚构。若医院在北京,那么七月是去北京找安生的。只是小说里七月没有怀宝宝,而现实中七月怀着宝宝去找安生。可以推测,也许七月到北京后见过老赵,老赵确有其人。可惜的是,电影里好像看不清死亡通知书医院所在地址。。。

关于大款是否真实存在:我觉得存在,安生现实中确实和大款在一起过,但是大款并没有出车祸(小说第六章,大款出了车祸)。同时,现实中安生没有告诉过家明自己和大款要结婚出国的事。请看电影开头:3:20 听到有人打听作者“七月”,想改编电影,安生不自然的掐着手(说明安生不愿让任何人知道其实作者“七月”就是安生)05:00 安生神态自然的回答家明“我和那个人早就分开了” (没有任何疑惑和迟疑,说明安生现实中确实和大款在一起过。“早就分开了”,说明大款并没有出车祸)05:05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 (证明安生现实中没有告诉家明,自己以前和大款在一起过)05:11 “我还没看过这本书。” (安生意识到家明也在读自己的小说,神态明显不自然起来)05:29 “不清楚(家明问“七月她还好吗”) 我们很早就没有联系了” (现实中的七月,其实已离开了人世,安生不愿告诉家明事实。所以,也就有了小说第六章里虚构的大款车祸、及最后的七月在机场不回头离开的情节。安生编了一个假象,让家明在小说中读到。)之后安生说“没有谁一定离不开谁,再说了,我们三个之中……” 接着,疾步走出地铁。当晚,安生坐在电脑前,开始回顾自己的前五章小说(更新到七月告诉家明自己准备结婚出国了),并开始写(虚构)接下来的六七章。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