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总裁,你真粗鲁:.“不!救命……”她哭着求饶,可男人早已被酒精麻痹,一切由欲望做主。平安夜,她遭遇了人生中最为残酷和真实的噩梦,一颗种子在腹部悄然萌芽……六年后,她进入贺氏,却惊觉眼前的上司是那夜的男人。辞职逃离,以为平静生活可以继续——一场车祸,却将儿子的身世秘密揭开,法院传票也随之而来。下跪、乞求,她用尽所有办法都不能让他所动,儿子抚养权将她逼到绝路。为见儿子,她半夜偷入豪宅,却误闯他的房间被其压在身下,唇上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