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夫人连忙道:“这是在皇宫之内,你落了水,着了凉,所以在这里休息。”

“我想回去,”谢七知道谢夫人不想留在皇宫。

那皇帝,和谢夫人之间的关系,着实诡异。

“蛮蛮,不可以,太医说你身子虚,怕是经不起动弹。”谁料,谢夫人却是立刻阻止道,“若是你现如今就急着回家,身子骨伤了元气怎么办?”

谢七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还没等她说话,谢夫人则是斩钉截铁道:“娘亲留在皇宫陪你,咱们过些日子回去。”

她态度如此坚决,且谢七找不到理由,唯有点头应允。

过了不久,谢夫人和谢峦都出了门,只留下了汤圆在房间里。

谢七收去了柔弱之色,直接问道:“汤圆,你方才,是去寻找那推我下水的宫女了?”

汤圆难过地点点头:“对,可那天太晚了,所有人都穿的一样,那个宫女跟你一起掉下去之后,也没打捞到人,然后皇帝就说在全宫内找,结果我根本认不出来,我太笨了。”

她声音越来越小,越想越觉得自己没用。

“无碍,我知道那个人是谁,她不是普通的宫女。”谢七轻叹了一声,抓住了汤圆的手,轻轻道:“不是你没用。”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可主子你当时是蒙着眼睛的啊。”汤圆有些惊讶。

谢七的鼻尖仿佛又出现了那股铁锈一般的味道。

她沉默地摇摇头:“这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这段日子,也好好地注意你自己的安危,知道吗?”

汤圆乖巧地应声。

很快就入了夜,谢夫人担心谢七,便也就陪着她睡了。

接下来的两天都无事发生,谢七到了第三日,觉得烦闷,便和汤圆再来了御花园。

她来到了上一次落水的地方。

“主子,你来这里,是要看上次的宫女还在不在吗?”汤圆小声问。

“自然不是。”谢七道,“那人恐怕已经离开皇宫了,我只是想要看看——”

“谢二小姐不留在殿内静养,怎么又来了这危险的地方?”熟悉的漫不经心的语调,从正前方传来。

谢七唇角有笑一隐而过:“来了。”

一身白衣,一把折扇,白玉冠束发,行为举止洒脱,眼神清澈干净,神情风流而不下流。

夜瑾瑜悠悠地走到了谢七的面前,看着她缚眼的白绫,眼神微深。

汤圆见到了夜瑾瑜,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呆呆地抓着谢七的手不说话。

“小家伙,本世子便是当日救你家小姐的人,你家小姐身子未好,怎地在外吹冷风?不如跟本世子前去前面凉亭,坐上一坐?”夜瑾瑜笑着提出邀请。

汤圆自然是要装模作样地问一下谢七,谢七回了一句好。

将她们主仆二人的装模作样看在眼里,夜瑾瑜眼中满是兴味。

而后,跟着夜瑾瑜,谢七和汤圆到了一处四面都用薄纱挡住的凉亭之内。

“你们都退下。”夜瑾瑜下令,将周围的宫女侍卫都撤了下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