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是正常佛门高僧修行盘坐的莲台。更新快无广告。倒像是……被囚禁起来的感觉?”

阿郎观察了一会儿,说了一句。

对!

阿黄一拍巴掌:“没错!我说怎么感觉怪怪的呢。原来是这些粗大的铁链子从四面八方延伸过来,感觉像是捆缚住了这石头莲台一样。虽然我是一个道士,不太懂和尚们的弯弯绕绕。但是也没有这么玩儿的吧?”

既然两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说明眼前的石头莲台一定是有问题的!

于是彼此对视一眼,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铿锵!

阿黄将自己的法剑握在手里,抖了个剑花。在火焰照耀的幽暗石窟里,闪烁起一团寒光。

阿郎则是拿出了两个新的巫术娃娃——和之前的不同,这两个人偶手里都拿着武器。一把小剑,还有一个是斧头。

滴落了一滴鲜血在它们嘴里,两个人偶就好像变成了活物。叽叽咕咕的叫唤着飞了起来,环绕着阿郎,把他给保护了起来。

二十米,十米,五米……

两人距离这被铁链捆缚起来的石头莲台越来越近,气氛也越来越凝重。在这死寂黑暗的地底深处,塔卡寨的禁地之中。只有阿黄和阿郎的脚步声在响起,咔哒咔哒。

靠近了石头莲台之后。

两人发现,上面的确是篆刻着各种各样的佛门典籍中的各种罗汉、菩萨们的浮雕像。最上方还有佛陀阐述佛经的壁画。

莲台基座的最底层,则是环绕着一圈儿梵文。

“一人一边,从两个方向绕到后面去看看。”

阿黄很装B的学着电影里看的特种部队手势指了指,阿郎也没跟这二货计较,点点头。老老实实的从莲台右侧绕了过去。

他自己则是从左侧环绕。

阿黄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石头莲台的后面,一定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近了,近了!

阿黄和阿郎两人几乎是同时转身,来到了这石头莲台的后面。果然就看到了一副让人吃惊的画面。

一具骷髅骸骨!!!

它身上是一件灰色的僧袍——估计已经风化得非常脆弱了,估计轻轻碰一下,就会腐朽溃散。

背靠着石头莲台的,盘膝而坐。被那些粗大的铁链子死死的捆缚在石头莲台的背面,可以说是五花大绑。

这种强度的铁链环绕,就算是大象都不可能挣脱得了。

更何况是一个人?

而且在这具骷髅骸骨的左边胸腔位置,还卡着一把已经生锈的弯刀匕首。从这模样来看,恐怕也就是当地的东西。

奇怪的是,它的脑袋上面捆绑着三块骨头。

更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头皮发麻的,是这具骷髅骸骨没有手掌。齐腕断掉了一般。

阿黄表情古怪。

因为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种情况。分明是这个和尚被人用刀刺中了心脏之后,再砍断了双手!

然后还用粗大的铁链子从四周把他给牢牢的捆缚在这个石头莲台上面,这种做法……触目惊心。

至于阿郎,作为附近这一带的本地巫师。当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某种邪恶的原始巫术!

先用弯刀插进心脏,是为了彻底断绝此人的生机。

砍断双手手掌,是避免他施展法术。

头顶上绑住的三块骨头——那是从夭折的婴儿身上所取,怨气很重。能够镇压人的魂魄,并且将其缓缓蚕食干净。也就是华夏说的“魂飞魄散”!

至于那些大铁链子,自然是将其彻底束缚固定了。

很显然,这是一种极其残忍和恐怖的情形!

阿黄早就收起了嬉皮笑脸,脸色变得凝重而严肃,他声音低沉:“很奇怪啊。如果说,这个和尚当年是来帮助这个塔卡寨的。而且帮助村民修建了这么多的地下避难所,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阿郎心中隐约地猜测到了一个让人心头发寒的可能性,但现在还不敢确定。所以只是摇了摇头。

声音有些苦涩:“我也不清楚。不过看样子,这的确应该是我们要找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可怕而恐怖的对待。也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和信息啊。”

也对。

两人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寻找当年郑和船队上的人所留下的一些关于郑和后裔的资料,或者修补海洋龙脉的一些经验信息。

所以强压下心头的不适感,又绕着石头莲台寻找了一番。没有什么收获。

阿黄回到这具可怜的和尚骷髅骸骨之前,双手合十,躬身行了个礼。

“虽然你我并不认识,但是同为华夏修炼者。而且也算是强者之流。没想到你居然死于异国他乡,还遭受如此残酷之事。实在是让人唏嘘感慨。只希望你已经去了你们佛门中所说的西方极乐世界吧。无量天尊。”

他很正式的宣了一声道号,表示了对这个不知姓名的僧人的哀悼。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

叽咕叽咕,叽咕咕!

本来环绕着阿郎的两个分别拿剑和斧头的巫术娃娃,突然发出更大的声音,像是一种提醒和警惕。

嗯?!

“怎么回事?!”

阿黄从对这具和尚的骷髅骸骨的悲悯中清醒过来,看着阿郎问到。

对方表情严肃,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刚才两人过来的方向。此时那里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阿郎伸手指着前方,开口到:“有东西……从那边过来了。”

嗯?

阿黄一愣。

双手同时在目前迅速凌空画出了好几张符箓,然后双手用力往前一推。

呼啦啦!

这些符箓飞出去的一瞬间,已经变成了七八团橘黄色的火球,每一团都有直径一尺左右。呼呼燃烧,照亮了很大的一片范围。几乎把这石头莲台所在的洞窟范围,和前方小半条道路,都给照射的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于是阿黄和阿郎两人,就清楚的看到了眼前的景象。顿时瞳孔猛然缩紧,表情凛然。

因为,在他们面前大约几十米开外,那条道路的尽头。出现了大量的尸体——全都腐烂了差不多一小半,浑身灰扑扑的。看起来极度恶心。正聚集在那里,朝他俩而来!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