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寒没吭声,而是在脑海中寻找着有没有类似的病案。

中级急救是一个大杂烩,历史上很多急救经验,急救病案都有收录。技能抽取之后,这些东西全部到了方寒的脑海中,成为了方寒的经验和记忆。

虽然这些东西在系统的帮助下方寒很自然的融合接受,没有任何不适,就好像这些东西原本就是他的。

但是却依旧有些许不同,因为这些经验不是方寒亲身经历,也不是他靠学习获取的,所以反应并没有那么迅速,他需要一点时间来回忆和整理。

“小方?”

苗大龙又喊了一声,方寒这是?

“哦......”

方寒应了一声然后回过神来,再次看了一眼婴儿的脸颊,双颊通红......

“孩子现在还喂母乳吗?”方寒问道。

“喂的。”孩子的妈妈急忙道:“孩子才半岁多,还没有断奶。”

“你是不是喝酒了?”方寒突然来了一句。

孩子的妈妈一愣,有些没有明白方寒的意思。

“你这两天是不是喝过酒?”方寒再次问。

“前两天喝过一次,我是干销售的,平常应酬少不了,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家带孩子,前两天一位老客户邀请,实在推不过,喝了些。”

“那就是了。”方寒点了点头,怪不得孩子昏睡不醒,却一切正常,除了醒不来,吃喝拉撒都没有异样,而且脸颊潮红。

“这是喝醉了。”方寒下了结论。

“喝醉了?”孩子的父亲一愣,这么小的孩子喝醉了?想到这儿回头瞪了妻子一眼。

“孩子的妈妈喝了酒,母乳中就会有酒精含量,虽然含量很少,但是这么小的孩子可受不了,这种情况你去做血液测试都测不出来。”

方寒一边解释一边叮嘱:“哺乳期的妈妈一定要注意饮食,孩子既然还吃母乳,母亲饮食不健康,很容易影响孩子,要是孩子是过敏体质,那后果不堪设想。”

“方医生,那需要治疗吗?”孩子的妈妈满脸自责和焦急,你说说,自己喝什么酒啊,这两天把人吓坏了。

“我刚才检查了,孩子一切正常,不需要治疗,等酒劲过了就会醒,以后注意点。”方寒摆了摆手。

“谢谢您方医生。”孩子的父母急忙道谢,姑父找的这个医生虽然年轻,那是真有本事,这两天她们去过好几家医院都没找出病因,一家人都快急疯了。

苗大龙站在边上一声不吭,心中也是惊讶万分,喝醉酒的人他见的多了,这喝醉酒的婴儿他还是第一次见。

方寒也真是厉害,这也看的出来。

林雨珊早已经双眼放光,方医生就是了不起,真帅啊,好喜欢方医生,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等年轻夫妇抱着孩子离去,方寒一回头,这才看到边上的苗大龙,不由的有些尴尬,刚才也没问问苗医生的态度,好歹做个面子工程,这也太不把主治医当回事了吧?

苗大龙却没有生气,脸上全是笑意,他早已经不把方寒当实习生看了,方寒越优秀,他越满意,这才抢了骨科的生意,又要抢儿科的,以后急诊科可真成了全能了。

“小李,回头把小方治疗的几个病例医案整理好,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苗大龙回头向李住院医吩咐。

一病一案,这是医院的规矩,同时医案也是医生成绩的展示,苗医生打算把方寒这一段时间治疗的所有病案都整理起来交给方浩洋,给方寒表表功。

要知道,急诊科的医生每天要治疗的患者并不少,整个急诊数十医生,领导不可能知道你每一位医生都干了什么,一般情况只要你不出错,领导就会不闻不问。

对方寒来说,实习期间的表现可是关系到毕业成绩的,再者也关系到方寒留院以后的前程,既然交好,苗医生自然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知道了苗医生。”李住院医委屈的应了一声,治疗方寒来,病案他来写,这......反过来了啊。

李住院医算是看透了,有方寒在急诊一天,就没有他出头之日了......希望时间过快点,方寒赶快轮转走吧,整天被实习生领导,没脸见人了。

苗大龙看一眼李住院医的表情,轻轻招了招手:“小李,你跟我来一下。”

李住院医急忙跟在苗医生身后,两个人慢慢走远,直到边上没什么人了,苗大龙这才道;“小李啊,我让你跟着方寒你是不是觉得委屈,觉得丢人?”

李住院医一愣,急忙摇头:“苗医生,我没有。”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不用藏着掖着,我也不会因为你委屈就怪你。”苗大龙温和的道。

“有那么一点。”李住院医点头。

“愚蠢!”苗大龙呵斥道。

“啊......”李住院医嘴巴一张,我这怎么愚蠢了,换谁谁不委屈?

“你觉得方寒的水平怎么样?”苗医生换了个口吻。

“很厉害,比一些主治医都厉害。”李住院医回道,说着又急忙解释:“不包括苗医生您。”

“呵呵。”苗大龙微微一笑:“我也不怕你笑话,在有些方面我还真不如方寒。”

李住院医没敢吭声,这话苗大龙自己说说可以,他可不敢表态。

苗大龙继续道:“你既然是学中医的,应该知道医不叩门,道不轻传。”

李住院医点了点头,若有所悟。

他是学中医的,一些事自然知道一些,在杏林界,规矩是非常严的,很多东西都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讲究师承,讲究资历,讲究辈分,尊师重道。

以前中医人学医那都是从学徒干起,经过重重考验,拜师的时候三拜九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在以前,不仅仅是中医,哪怕是学个手艺也是如此,因为你学的不仅仅是手艺,而是养家糊口的能耐,人家把养家糊口的本事传给你,那就是再生父母。

道不轻传,医不叩门,轻易得到的东西往往没人珍惜。

到了现在,很多规矩少了不少,现在的老师大多数已经成为了单纯的职业,义务教育,没什么拜师门槛,大家也把老师不怎么当回事。

可中医不同,即便是现在,大多数有本事的中医人,手艺那都是传承下来的,没有几个人是轻易的学到的本事。

就拿秦卫华来说,秦卫华的老师就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伤寒派圣手罗元辰。当年秦卫华拜师罗元辰的时候那是经过重重考验,历经艰辛。

不仅仅秦卫华,有些本事的中医人大都是如此,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心态也就不同。

我自己都是千辛万苦学来的本事,为什么要轻而易举的传授给你?

不敢说所有的中医人都是这个心态,最起码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医院自然不是学校,也不是什么门派,想学本事不说什么拜师扣头,最起码你要有打动导师的诚意,要不然,实习期间你就跟在导师边上看着,能学多少是多少,指望导师主动招呼你?门都没有。

同行是冤家,这话绝对没错,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大公无私,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想法各行各业都有,更别说还保留着不少传统规矩的杏林了。

“面子值几个钱?学到的本事才是自己的,谁也拿不走。”

苗医生斜眼看了一眼李住院医:“小李啊,你来医院也不少时间了,学到多少东西心中没数?跟着几位主治医、主任,别说这些人没多少耐心,就算有,也没那么多时间,可是方寒呢?”

“方寒是个实习生,你是住院医,只要你愿意放下面子,我想你问什么他都会解释给你,跟着方寒学东西要比跟着我们这些人更容易,有时候劫难其实也是机会,就看你怎么想了。”

李住院医默不吭声,苗医生说的真的很有道理。

“回去好好想一想吧,历史上多少名医都不仅仅一位老师,很多名医都曾为了学医吃苦受累,在乎面子?你什么也学不到,住院医是假的,主治医也是假的,本事才是真的,你看看方寒,人家不过是实习生,来了短短几天,谁不在乎?”

“苗医生,我明白了,谢谢您解惑。”李住院医满脸正色:“能跟着您,真是我的幸运。”

“哈哈,去吧。”苗大龙挥了挥手,看到李住院医走远,这才呼了口气,终于是把这小子的心结去了。

说实话,他还真怕李住院医撂挑子,方寒毕竟是实习生,总要有人跟着,他呢又不能时时刻刻盯着,小李是不错的人选。

“系统,我刚才应该是获得了苗医生的真心崇拜了吧?”

休息室,方寒一个人把自己关在里面和系统讨价还价。

“是!”

“这算不算是第一次获得高一级同职业者的真心崇拜?”方寒问。

“是。”

“那没有奖励?”方寒心跳加速,奖励啊,这才是他和系统较真的原因。

“宿主第一次获得高职称同职业者真心崇拜会有奖励。”系统回答道。

“那就好,快,告诉我奖励是什么?”方寒松了口气。

PS:以前没写过这种文,写起来好难写啊,每个情节每个人物,每句话都要反复斟酌,写的很慢,大家理解一下,求收藏,求支持,如果大家觉得千金写的还行,给点鼓励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下载17K客户端,《全职国医》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苏州铁艺楼梯)